点击最多

随机文章

第一卷 元灵大陆第三章 托 咐

2019-10-08 19:25

  “听说了吗,王家的事情,哎,真是惨啊,整个府邸都变成一片废墟了现在,大火刚灭,也没有人敢进去,想来王家之事真是惨啊!”

  “谁说不是呢?想十几年前,王家可不是如今模样,那时王家一步步从一个小家族发展至今,也当真是辉煌,哎!谁能料到,世事变迁!”

  王战听到如此,再也按捺不住,御马一路疾驰,直奔城北王家,在天将黑之时王战赶至王府,入眼一片烟熏火燎的斑斑旧迹,王府的牌匾亦是烧的看不清原形,一片乌黑,王战心里一阵抽痛,大叫一声“爹!”就往院子里边冲去,原先院子里的摆设如今已是看不出原时的模样,只是一片惨淡,有些地方还时不时的冒着阵阵浓烟,院子里的火是已熄灭,但王战心里一团无名火猛然爆发,“是谁!?到底是谁!想我王家本本分分经营,为何会遭此劫难,到底是谁!?你出来!出来!我王战不管你是谁!定将参与此事者全族诛杀!”说着王战不禁流出两行热泪,泪水中渗出阵阵血丝,看着煞是恐怖!

  王战现在突然茫然了,自己的路究竟该如何走?他自己不知道,自己的家没了,一个亲人都没有了,王战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,该做什么,怎么报仇!?这些想法在王战脑海里阵阵翻涌。

  王战茫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,一个人静静的向府院深处行去,现在王家府邸一眼望去,一片残垣断壁,已分不清原先的院府路径,王战下意识的向里边走去,那里是王家祠堂的方向,那里有王家祖祖辈辈历代先人的牌位,王战此时心在滴血,家族祠堂竟也被一把火烧的精光,只是剩下一地的炭灰随风纷纷扬扬.....

  王战拔出自己随身携带的匕首往胳膊上一划,汩汩鲜血顺着胳膊流下,“我,王战对苍天发下血誓!若此生不手刃灭族仇人,我王战天诛地灭,永坠地狱,生生世世受轮回之苦!”

  待王战迷迷糊糊醒来入眼一看,竟是躺在自己的床上,看了看周围摆设,竟是自己的房间,王战脑子里不禁又是一阵晕眩,摸了摸头,晃了晃,“我一定是在梦里,呵呵,但愿这个梦永远也不要醒来,哪怕让我永远沉沦梦境我也心甘情愿!”

  就在此时,门恍然被推开,“二少爷,您醒了!少爷您先休息着,我去叫老爷!嘻嘻!”王战一听这是自己贴身丫鬟小环的声音,“这?这是不是太真实了也!”王战不禁往自己身上使劲掐了掐,“哎呀,难道是真的!不可能的!我都亲眼看到了,院子却是被一把火烧的精光,呵呵!是幻觉吗?!”王战喃喃。

  “战儿,战儿!你醒了!哎!你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!哈哈,没事就好!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没有,爹!战儿身体很好,爹,战儿想您!战儿不愿离开爹,再也不离开了!”说完竟是“哇哇”大哭起来。

  “嗯,这个梦真好!我永远也不愿意醒来!爹,战儿以后就留在您老身边伺候您一辈子!”

  “傻孩子,你还有你的事情要做呢,怎么能一辈子都呆在我身边呢?不要担心爹了,爹真的没事,你看,我这不是好好的吗!爹的身体可是好着呢,最起码在你出息之前,爹是不会有事的哈哈哈!”

  “嗯?爹?您?......”王战下的床来,快走几步走到王刑天面前,似是不相信的用手摸了摸,待王战感觉到真实的存在时,王战满脸的不敢相信!“爹!本港台同步开奖现场直播尼克-罗宾森表示:,这都是真的!都是真的吗!?”

  “当然是真的,傻孩子,其实有些事情也是时候告诉你了,你收拾一下,来祠堂,我在那等你!”

  王战心里一听此话,顿时一阵狂喜涌入心中,自己的家族没有事情,一切都安好,可是王战怎么也想不明白,刚才一进家门看到的是黑砖断瓦,浓烟袅袅,到处一片残垣断壁的悲惨景象,怎么现在一切都好好的呢,王战心里很是纠结,当然王战不是说不想看到眼前的景象,只是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事情前后差别如此巨大,满脸疑云。他的心里承受能力似乎快达到极限了,但是王战知晓刚才自己的父亲告诉自己的话,似乎就快要将眼前的疑云揭开了,王战在丫鬟小环的环伺下穿好衣装,匆匆赶往祠堂。

  王战行至祠堂,祠堂门敞开着,从外边可以看到里边祖宗先人的牌位前,飘起的阵阵香气,缓缓四溢向八方,充满了严肃,王战行进祠堂,“爹,战儿来了!”

  “是!爹!”王战从香架上拿出一把香点燃,向着众牌位行三拜九叩大礼,将香插进香炉。

  “嗯,看着眼前的事情,你是不是满心疑惑!想来外边已经传开了,你也应该知晓此事了!”

  “此事说来话长,要说此事,还得从你大哥龙军那说起,你大哥当年功参造化之时,曾用力推演过家族气运,算知今日之事,于是就造就了现在咱们呆的这个地方,此地与外边的府院处于同一地界,用你大哥的话说,这是另一个空间,大小刚好是府院规模而已,外边的那些只是你大哥弄出的假象而已,他们那些人迫害的都是虚幻的东西,我们早一步转移到了此地,因此度过此劫,哎!此劫虽是度过,可也不能随意外出,不然又会闹出不少乱子哎!不过好在,当年你大哥也早有准备,储备了不少东西封存在这里,尚可支持几年不用外出置办。只是你......”王刑天说道这里顿住,不知该如何说下去。

  “哎,只是你暂且不能再此地呆太长时间,你大哥现如今不知是好是歹,王家的出头之日,这个重担就落在你的身上了,你还小,为父是舍不得啊.....”

  “爹,你说大哥不知是好是歹?是怎么回事?大哥是不是出事了,还是怎么......”

  “这个,孩儿却是疑惑,为何其余家族都有修者,独独我王家除了我大哥之外再无他人!”

  “哎,其实当年你大哥似是发现了一些修真界不为人知的一些事端,修真?呵呵....可能到头来俱是一场空罢了,所以你大哥当年封印了家族修者修为,并告知家族,王家不可再涉及修真,此事你大哥也没有说明具体原因,只是说修真尚不如在尘世度过一生,哎,只能等你大哥归来之日才能断定!”

  “大哥此话何解?爹!大哥当年还说什么没有,大哥不会只说了这些话吧?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交代?”

  “嗯?就是这些了,哦,对了,当年你大哥留下一物,说是到王家有难之时,找寻家族适宜之人以家族血脉开启,想来此时应该是时候了,战儿你随我来!”

  王刑天带着王战向祠堂后院行去,待行到祠堂后院时,往时可以看到的后院景象却是模糊一片,前面好像竖起了一道水墙一般,不时传出阵阵波荡,王战惊异,“爹,这是?”

  “这是你大哥当年下的封印,非有王家血脉不可入内,战儿,将手指向水幕点去即可”说完,王刑天用手指向水幕轻轻一点,阵阵波纹动荡,涌至王刑天全身,接着其身体亦是如水幕一般看着模糊不清,渐渐消失在眼前,王战一惊,“竟是如此神奇,真是奇妙!”说着也是用手向水幕一点,王战顿时感觉一股柔和之力从手指向其全身涌去,在体内来回扫荡一番之后,王战看到王刑天就在自己面前站定,等着自己。

  后院也就是只有一栋二层木楼,王战随王刑天登上二楼,王刑天走到书架旁边翻开几本书,后边露出一个暗格,轻轻一按,书架竟是向两侧分开而去,王刑天向暗室走去,不多时抱着尺长锦盒而出,轻轻放在桌子上,拂去上面落满的灰尘,“战儿,就是此物了,具体里边放有何物,为父也是不知,此物还是你来开启吧,滴一滴血上去!”

  王战看着木盒,盒子上雕有一八卦之图,阴阳双鱼甚是灵动,鱼目之处传来阵阵轻柔波动,木盒上似有一股无形之力包裹,王战盯着木盒,感觉看不真切,按照王刑天的吩咐,咬破中指,滴了滴血在阴阳图之上,血一入阴阳图竟是融入其中,慢慢消失不见,瞬间木盒大放异彩,又于刹那间消失,此时王战再看木盒,感觉真真切切的看清了木盒的存在,王战轻轻打开木盒,入目有一本发暗的手册,一封信件,仅此,别无他物。

  王战看着王刑天,王刑天示意王战自己翻看,王战不禁好奇的拿出那本手册,翻过封页,上书《元天诀》,王战想来此应该为自己大哥留下的一本功法之类的书籍,又拿出那封信件,拆开来看了几眼,不禁震惊当场。

  “爹,您,您自己看看吧......”王战尚沉浸在震惊莫名当中,王刑天接过信看了一阵,亦是讶异不已。

  “倘若真是如此,修真?哈哈,当真不如不修,不过战儿,也不必想太多,还是按照你大哥说的做吧,这也只是你大哥的猜测而已,尚不可确定,一切由天注定吧!哎!”

  王战听完王刑天的话,伸手将手册放入怀中,信件则交予王刑天保管。王战此时陷入了迷惑的遐思,“究竟什么才是真?!”

香港挂牌| 小鱼儿玄机二站主页站| 藏宝阁心水论坛| 香港正版挂牌自动更新| 香港创富两码免费提供料| 创富图库67845| 2o17年开奖记录开奖结果| 白小姐中特网站大富豪| 金猴王六合彩| 新一代管家婆玄机彩图|